故北蓦人罾

小女子不才,请多指教

竹马属性rabbit.3

五+六章.

“哈——怪盗基德?”

工藤新一合上笔记本,看向一旁与同事通话的目暮警官。

正直下午七点,刚刚与警察一同办案的工藤新一受邀准备与目暮警官和他的朋友去饭店吃饭,结果却收到三课追定的怪盗基德又开始作案。

“中森这家伙也真是的。”目暮警官瞪着死鱼眼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摇了摇头。

怪盗基德…很有趣嘛……

工藤新一勾起嘴角,一双亮闪闪的大眼看向目暮警官。

“干、干嘛,工藤老弟。”目暮警官被盯得一身冷汗。

“我们也去看看吧,目暮警官。”话完,他朝警车走去。

独留目暮警官一声大喊:“纳尼!?”

直升机盘旋在钟楼之上,天色已经全黑,需要靠灯光来照射才能看清。

工藤新一看着窗外感叹了声“粉丝真多!”便专心致志的分析起了钟楼内部的设计图。

天台之上,可观赏江古田的全部夜景,当然也可以看见远处钟楼的情况。

手一搓,一只玫瑰奇迹般现身,白衣绅士微笑着扔掉玫瑰,跳下天台。

只留下一句:“表演…开始!”

“报、报告,楼道内发现怪盗基德!”

“你怎么知道那是基德?!”

“因为我问他证号,他毫无停顿的全部背出号码!”

“3、4组做好准备,怪盗基德已经突破1、2组了!”

“3组明白!”

“4组了解!”

耳机里传来中森警官指挥的声音,工藤新一思索了下抬起头对身旁的刑警说道:

“请问有钟楼的实际图吗?”

“有。”刑警从口袋掏出地图展开放到桌上。

他掏出随身装带的笔看着地图在笔记本上设计。

换一种角度,如果我是他,那么我首先会探查一番这里的情况,然后再模拟一下场景,开始作案。

工藤新一扫了眼亮着的电脑屏。

每个楼梯口都守着有几名刑警,在出口处更是有一波刑警。

钟楼外大部分都是他的粉丝和凑热闹的居民,想要混进去也很简单。

如果想要混入刑警之中,按照他以往的作案,只需迷晕其中一人,查看他的证件,便可混入。

但……真的以为这么简单?

他勾起嘴角。

别忘了,今天可是one VS one,怪盗VS侦探啊!!

“请警方立即封锁各个楼道的出入口,在我这里下达指令之前,绝对不能打开!”工藤新一看着实际地图,在各个出入口画上叉号。

“报、报告,我是4小组的端田,目前在三楼的洗手间附近,把目标给跟丢了。”两名刑警气喘吁吁的登上三楼洗手间,看着空无一人的洗手间报道。

“请冷静下来,我想他现在应该在你们附近才对。”工藤新一一边说着,一边从电脑上调出三楼的通风管口,进行对比。

“洗手间内部有一个内部的通风口,你们看一下螺丝是不是已经松掉了?”他问道。

一名刑警毫不费力的拽下铁栏,另一名刑警惊讶的回道:“螺丝真的松掉了诶!”

他露出笑容“他现在就在里面,请继续到里面追击!”

身后忽然出现了灯光,伴装成刑警的白衣绅士微微一惊,立马开始朝通风口里部爬去。

“诶呦,真是对不起啊。因为我以前曾经答应过要带他坐一次直升机。所以我就想竟然这样不如把他带现场……诶——”目暮警官话还未说完,就被他给夺过电话。

“中森警官,真是不好意思。我们现在没有那个闲功夫给你讨论这个。”他停顿了下,继续说到“你如果想抓到那个狡猾的小偷,你还是听我的指示比较好。”

“什、什么……”中森警官撺紧了窗帘。

“我想那个家伙再过不久就露出他的原形了,现在紧张的要死。而且他的计划已经慢慢乱了章法了。想逮捕他的话,这是大好的机会!”

“你到底是谁啊!?”中森警官怒道。

“你在问我是吗?”少年一手摘下头盔,抬起了头,月光直射露出了他的原型“我是一名侦探。”

“我叫做…工藤新一!”

……

回到家后已经是凌晨二时左右,带着满身疲惫洗了把脸,泡了澡,他便躺床入睡。

tbc.

小贱文青:

就算只是为了“我”,也请努力地活下去

给不良and慕瑾瑾瑾的评论

不良少年就此完结了。从第一章转载至完结篇,中间有甜也有苦。虽然我们没有这样一个老师,但是我们有一个加冕为王的叶修。虽然我们不在同一个次元,但通过慕瑾瑾的文字,我认识到了他的护短与温柔。

慕瑾瑾的这本同人文,是我看过的叶修同人文里最喜欢的一本,也是我唯一追下来的,它让我接触到了叶修的另一面和叶修护短的真相,也更加的让我喜欢上了叶修。

再次,特地感谢慕瑾瑾瑾让我更加喜欢叶修,一鞠躬○| ̄|_ 。

另,提前祝 @慕瑾 慕瑾瑾瑾元宵节快乐,团团圆圆(*ˉ︶ˉ*)

ps:我真的不会写读后感呀QVQ,而且我是那种能想不会表达的人,所以有说错的地方抱歉了_(:_」∠)_

「柯南」竹马属性Rabbt

宣一个群,柯南的群,群号码:293665309

正文——

三+四章.

为什么最近一直吃着萝卜!?

工藤新一盯着面前的萝卜一脸生无可恋。

把手伸过兔子的前肢,李穆晚抱起它放到肩上。

喵咪的,你确定我可以站好吗!?

四肢紧紧的扒着少女的衣服,工藤新一使劲的蹬着腿,终于稳了下来。

“乖,拍个照好不好?”没等他摇头,穆晚打开相机,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支着兔子“咔嚓”一张。

工藤新一:“……”你其实不用问我。

他看了下自己与床的距离,跳了下去。

—— 一脸栽在了被子里。

李穆晚:“……”为啥自家宠物这么蠢呢T_T。

工藤新一:“……”明天一定先熟悉一下技能π_π。

把兔子抱下床,让它在地上随意玩耍。李穆晚坐到床上,打开推特。

『花の壳:姑娘家的蠢兔子好傻T_T。(图片)』

不一会儿,就有人艾特了自己并转发。

『king:@花の壳,你家兔子和你一个德行╮( ̄▽ ̄)╭。』

是吗……

她挑挑眉,看向窝在地毯上休息的兔子。

“呐~有人说我们一个德行。”

他鄙视的翻了个白眼:我和你一点也不像好吗!

为啥我感觉兔子翻了个白眼??

她转过身看向窗外“今天天气好像不错。”

工藤新一:So?

李穆晚打开衣柜,掏出一件外套与牛仔裤换上,穿好帆布鞋。

整个过程中,工藤新一则是完全闭着眼睛,心中默念:

我什么也没看见。

把兔子塞进笼子,李穆晚拎着笼子和母亲说了声便离开了家。

出了小区门,过了条马路来到了公园。

坐在木椅上,李穆晚抱出兔子放在腿上,自己则眯着眼睛晒阳光浴。

工藤新一跳到木椅上好奇的看着四周。

正直中午,阳光微热。公园内少有大人。

“呐~你看小兔子。”

“好想摸啊!”

工藤新一扭过头看向出声的两位女孩。

“它看我们了诶!”

“好可爱啊!”

少女心好大,果然这个身体很招小孩子的喜欢,我还是尽快长大吧。

工藤新一默默的在心里握拳。

李穆晚瞄了眼两位女孩,无声地把它抱进怀里。

你干嘛!我什么也看不到了!

工藤新一扑腾了下爪子。

“安静。”她伸出手安抚道。

背上的触摸令他僵硬着不敢乱动。

远处传来狗叫声,本能性使他猛地一跃落在地上,朝一条小路跑去。

“诶!”李穆晚拎起笼子,追去。

李穆晚找到它时,它正在躲在草丛里,只露出毛茸茸的小尾巴。

李穆晚蹲下,好笑的戳了戳它。

“出来了,太阳都晒屁股了。”

自觉丢脸的工藤新一:不,让我静静。

李穆晚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人。她索性坐下,比了个圈。

“在家里胆那么大,在外面胆辣么小。”

工藤新一:……自己的地盘胆肯定大。

“话说,你有那么害怕狗吗?”

工藤新一:不,你根本不理解食草性动物的忧愁。

“真该走了,一会儿穆然就回来了。”

工藤新一:就那个喜欢折腾我的小姑娘?不回去!

“你信不信我把你弄出来?”

你敢!

某兔伸出爪子紧紧的勾住一根草。

丝毫不费力气的把它拖出来,李穆晚掏出纸巾替它擦爪子。

“你抓个草是什么意思。”

内心绝望的工藤新一:让我静静!

故北一笑蓦人罾

番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又是新的一年,新学期。

三年级㈠班…

封从星背着小书包,一蹦一跳的来到了班内,坐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从星,我们又坐到一起了!”张诺看着朋友开心道。

“嗯。”封从星一笑从口袋掏出三颗大白兔奶糖递给了她。

“蟹蟹啦…”张诺甜甜的一笑,露出了那颗小虎牙。

“请把桌子往后一些。”

怎么又是他?!

封从星抱胸挑了挑眉:“我不往后又怎样?”

肖明琮起身,在她额头落下一吻。

“那我亲你。”

封从星捂住额头,耳朵瞬间泛红,半天憋出一句话:“你——不要脸!”

肖明琮不解的眨了眨眼:我亲夫人,有什么问题吗?

——

夜晚…

百思不得解的肖明琮带着疑惑来到了客厅,爬上沙发,坐到肖奈身边。

“爸爸。”

“嗯。”肖奈瞥了他一眼示意他问。

“爸爸,我亲自己的夫人有什么问题吗?”肖明琮大大的眼睛充满着好奇与不解。

他好像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肖奈挑了挑眉,放下电视遥控器。揉了揉他脑袋,丢下一句“随意。”,便转身去找自家夫人。

肖明琮眼前一亮顿时有些开心:那自己以后是不是可以随便亲夫人了?

“阿嚏!”正与家人吃饭的封从星忽然打了个喷嚏。

封腾放下筷子,看向女儿挑了挑眉。

薛杉杉有些担心的看向女儿,道:“感冒了吗?”

封从略摸了下妹妹的额头,看着开展的窗户皱了皱眉:“是不是窗户开的太大了?”

故北一笑蓦人罾

故北一笑蓦人罾

第一章.

室内的冷气刚刚好控制在26℃。帘布遮挡着外面的阳光,大家都在专心的看着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手握着笔的在本上“唰唰”的记着读后观感,搁在右上角的手机忽然亮起了屏。

封从星放下笔,拿起了手机。

是一条信息,一条来自他的信息。

〈琼者·遥也:从星,我要回来了〉

看着这条信息,封从星一怔后露出微笑,回话。

〈子不语·星也:お帰りに!〉

——

B市-机场

接到彼女发来的消息时,马上就要登机的肖明琮正在听母亲的嘱咐。他掏出手机查看对方发来的信息,勾起嘴角。

“妈,飞机快要起飞了。我再不走,女朋友就该生气了。”

闻声,肖夫人一怔:琮琮这孩子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

“去吧。”肖先生握紧妻子的手,对儿子点点头。

“那我走了,爸、妈。”

“嗯。”

“路上小心。”

“今天的课就讲到了这里,”教授抬头扫了眼班内的所有学生,又收回视线“我希望下节课之前可以收到大家的阅后观感。”

“那么,下课。”教授收起教科书,离开阶梯教室。

看着教授离开教室,张诺扭头看了眼正在收拾课本的封从星,便利索的把课本都收起,拉着刘桐与徐施便来到了封从星这边。

“从星,上课谁给你来消息了啊?”张诺眨了眨眼,好奇道。

“你猜……”封从星背上书包,冲张诺笑了笑。

徐施看了眼张诺,眼珠转了转,悄悄问道:“是肖学长吗,从星?”

“聪明,施施!”封从星对她眨了眨右眼,示意她不要告诉张诺。

“没问题!”徐施微微点头表明自己不会告诉诺诺。

在一旁竖起耳朵偷听她俩讲话的刘桐勾了勾嘴角,从口袋掏出三根不同口味的棒棒糖,展现出来,问道:“你们要什么味的?”

封从星:“嗯……我要苹果的。”

徐施:“我要蓝莓的。”

剩下最后一根荔枝的,则她自己撕开包装吃了。

“诺诺,想好了没有啊?我们该走了!”看着已经没什么人的教室,封从星笑着问道。

“嗯……按时间推算,从略哥哥与伯父现在应该正在开会,所以不可能给你发信息。而伯母平常不会打扰你的,所以——就是肖明琮那家伙?”张诺学着福尔摩斯思考了一番,道。

“嗯,不错!”封从星点点头。

“给,奖品。”刘桐把属于她的糖果递给张诺。

“谢啦,桐桐~”张诺撕开包装,把橙子味的棒棒糖扔进嘴里含着。

“那你一会儿就不跟我们一起吃饭了吗,从星?”徐施问道。

“嗯,我要去接机啊。”

“中午都是回家吃饭的,路上人肯定多,你还是赶紧动身吧,从星。”刘桐道。

“好,那我就先走了。”

“嗯,我帮你把课本带回宿舍吧,从星!”张诺道。

封从星也不推辞,把课本装入张诺的书包中,道了声“谢谢”便与她们分开朝校大门走去。

随手拦了辆的士,封从星上车后便说出地址。的士朝目的地——机场开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登机的人都已经出来,却没有找到自己所等待的那人,封从星心里难免有些小失望。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突然显示有消息了。

——是肖明琮发来的?

满怀希望的打开屏幕,却发现发信者是诺诺。

〈一诺千金:经过多数人的投票决定,肖明琮与你今日下午的晚餐就交给我们啦!

记住了,八点一刻,金樽酒店老地方不见不散哦!〉

〈子不语星也:OK,我会转告他的。〉

回复了张诺,正准备退出APP的封从星眼尖的发现有一条未读消息。

〈琼者·遥也: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等等,这句话她好像在哪里见过……如果没猜错,应该就是那里。

封从星收起手机,转过身,透过落地窗看向机场对面那家冷饮店——挨着窗户坐的男子。

〈子不语·星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他在灯火阑珊处。〉

「综漫」少女櫻の成长史

未来可能会写⒈

番外.生日礼物

4月1日的这一天,天气如往常一样的晴朗。

至今从未懒过床的樱在听到闹钟声,便利索的从床上爬起打了个哈欠便前往洗手间洗漱。

刷完了牙,洗好了脸,樱便拿起梳子照着镜子为自己束上了两个小辫。

“小樱,可以吃早饭了哦!”楼下传来爸爸呼喊她开饭的声音。

“来了!”回应了声,樱对着镜子露出一个微笑,便离开洗手间,朝一楼走去。

“嗒嗒嗒”的下了楼梯,樱歪了歪头感到是不是少了什么。她走到餐桌前,拉开椅子坐下,等着早餐。

厨房是开蔽式的,樱看向正在煎鸡蛋的爸爸询问道:“爸爸,哥哥呢?”

“哥哥他去宠物店打工了。”撒上一点盐,把煎好的鸡蛋用铲子弄到餐盘里,木之本藤隆回应到小女儿的话。

把餐盘放到女儿面前,看着女儿吃完了早餐,藤隆他一边穿着西服,一边说道:“小樱,爸爸今天还有课,不过回来时肯定会给你带来你喜欢生日蛋糕的。”

樱含着叉子想了想露出微笑,“好啊,不过我要草莓蛋糕!”

“没问题!”藤隆摸摸女儿的头,道了声“那我走喽。”

“嗯,路上小心爸爸!”樱笑着回道。

“嗯,小樱再见。”藤隆拿上工作夹,打开房门朝小樱挥了挥手便离开了家。

看着爸爸离开,樱收起了笑容,用叉子戳了戳餐盘有些不开心。

“臭哥哥就知道打工,爸爸还知道我今天生日给我买蛋糕呢。”

“平常家里都是我一人,现在还是这样……”
话不多说,她端起餐盘前往厨房洗干净后便放入了橱柜里。

她看了眼家庭值日板,叹了口气,“我还是回屋看电视吧。”她从冰箱里拿了布丁端着上了楼。

因为今天是樱的生日,所以哥哥特免她今天不用值日,而选择放她一天的假期。

话说,一个人在家真的好无聊啊……

分针就这样转了一圈又一圈,到了下午时刻。

樱趴在床上,正在用遥控机转换着电视台,忽然听见了楼下传来开门的声音,便飞速的穿上了拖鞋朝楼下跑去。

听见下楼梯声,桃矢表情有些无奈。他与一起跟来的雪兔相视一眼,接住从楼上跑下来的妹妹。

“跑什么啊,小樱。摔倒了怎么办?”他道。

“这不是听见了开门声嘛~”樱笑道,“欢迎回来,欧尼酱、雪兔哥哥。”

“嗯。”桃矢应道。

“打扰了,小樱。”雪兔笑着回道。

被哥哥抱着,樱发现了雪兔哥哥脚旁的篮子。篮子不大,上面还盖着淡蓝色的方形布,有点像野餐用的篮子。她从哥哥身上下来,看着篮子询问道:“雪兔哥哥,这是什么?”

“这个啊……”雪兔看向桃矢示问到现在是否打开,桃矢点了点头。得到同意后,雪兔便蹲下慢慢扯下淡蓝色的方形布,露出里面的——三只熟睡的小奶猫。

“啊!是小猫!”樱看着篮子里三只熟睡的小奶猫惊讶了一番。

“喜欢吗,小樱?这是我和你哥哥送你的生日礼物哦!”雪兔问道。

抱起一只猫咪放在脸旁蹭了蹭,樱笑道:“喜欢!谢谢欧尼酱和雪兔哥哥!”

晚饭前,爸爸便拎着生日蛋糕回来了。当拆开包装后,果然是樱喜欢的草莓的。

而在爸爸回来不久,知世就来了,并且还带着送给樱的生日礼物,一个薄荷绿色的手工包包。(据说是知世一天给完工的)

唱了生日祝福歌,吃了蛋糕,晚餐后,知世给黑色的小奶猫起了名便离开了。而雪兔哥哥,则待了一会儿便也离开了(哥哥送回家的)。

与家人一起收拾好了客厅,樱便带着三只奶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睡觉。

十里桃林十繁樱

新版简介:

一季劫,唯一场梦罢了。

“秀秀。”

“嗯?”

“过来。”

一段情,独一缕剪不开的红结丝罢了。

“我愿与他白首偕老,共度良生。”

“一季劫换来一段情,你后不后悔?”

“不后悔,因为——”她顿了下,看向身旁与她交叉相握的男子微微一笑。

“阿真,我愿四海八荒,与你共度春秋。”

“秀秀,我也是。”

「柯南」竹马属性Rabbit

第二章.今天去买兔子吧

“所以说为什么新一你让我翘掉社团来陪你去买宠物啊!”

走在前往宠物店的路上,毛利兰吐槽着一旁从小玩到大的竹马。

“我也是没办法啊!”他心虚的把头扭向一边,谁让你眼光很厉害啊。

毛利兰瞄了眼竹马,笑笑,“话说,你想买什么宠物啊,新一?”

“兔子。”

“你不是讨厌这些可爱的小家伙吗?”兰狐疑的看向他。

就算讨厌也是没办法的啊,谁让他自己变成了一只兔子。

“哎呀,是有些原因的啦!”他快步朝前走去。

有秘密哦~

毛利兰狡猾的一笑,追上去。

“好啦,我不问就是啦!”大不了跟你回家一趟就知道啦。

“这家店比一般的大了许多诶!”兰打量着店内时不时发出惊讶的感叹声。

工藤新一朝服务员一笑“请问你们这里有兔子吗?”

“嗨。很少有人会来买兔子,所以我们把它们都放在了后院。”服务员微笑,打开了后门。

“走啦,兰。”工藤新一一手插在口袋里,一手拎着书包看向青梅。

“嗨嗨。”毛利兰留念的看了眼那只拉布拉多幼犬,和工藤新一一同进入服务员所说的后院。

“哇哦~这么多小家伙!?”兰吃惊的捂住嘴巴。

不下三十只的鹦鹉好奇的看着外来者,数目和鹦鹉不差多少的各种各样的兔子四处逃窜。

工藤新一面无表情的找寻着和梦里自己相像的兔子。

“可以说一下小家伙的品种吗?”

“……不清楚。”他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脸颊。

毛利兰:“……”不清楚你就敢来买T_T。

“那外表呢?”服务员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额……黑色的眼珠,感觉有点像野兔,记住是公的。”工藤新一努力回忆。

“好的,我知道是谁了。”服务员离开了下,回来时手中拎着一个蓝色的笼子。

让工藤新一盯着的而是笼里和梦中的他一模一样的兔子。

“它叫青灰兔,还算一只幼兔。”

工藤新一接过笼子盯着它看了一会,又看向青梅——眼神传达着想法。

新一:怎么样?

小兰:不错。新一,商量一个事吧?

新一:什么?

小兰:下次的生日礼物你送我一只拉布拉多幼犬吧,好不好?

新一:可以是可以的啦,不过毛利叔叔让你养吗?

小兰:没事~我可以放妈妈那里。

新一:我记得伯母有一只叫“五郎”的猫咪吧?

小兰:……没事!爸爸一定会同意的!

她撸了撸袖子,握拳。

…呵呵,叔叔你一路走好。

最终,工藤新一如愿以偿的买下了这只青灰兔。

小爷自己刚知道自己是哪个国家的人,还未学会技能却又要面对沉重的现实π_π。